助力绿色工业转型升级 清洁生产涵盖五大脉络
2020-09-19 13:52:59 阅读次数:249
  清洁生产是从源头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减少或避免污染物产生的有效措施。循环经济则要求在发展经济时,以环境友好的方式利用自然资源和环境容量,目的是实现经济活动的生态化转向。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就把发展企业清洁生产、循环经济、建立循环型社会,看作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途径和实现方式。

  

  在工信部近期发布的《工业绿色发展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中,对我国如何有效发展循环经济和推行清洁生产做出了具体阐释。针对这部分内容,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相关负责人做出进一步解读,详细回应了社会各界的关切。

  

  从点到线再到面,在产品生命周期各环节推行清洁生产

  

  “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支持绿色清洁生产,推进传统制造业绿色改造,推动建立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产业体系。

  

  这位负责人指出,“十二五”期间,工业清洁生产推行工作尽管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总体上仍处于刚刚发展阶段,离全面深入推行还有较大差距。针对目前存在的问题和短板,“十三五”期间,要把全面实施传统产业清洁化改造,作为促进工业绿色转型升级、协调推进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根本途径。

  

  这位负责人表示,根据《规划》的主体思路,将按照全生命周期污染防治理念,围绕国家“十三五”污染物减排要求,以提升工业清洁生产水平为目标,针对产品生命周期的各个环节创新清洁生产推行方式,从点(重点企业)、线(重点行业)向面(重点区域、重点流域)转变,从关注常规污染物(烟粉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化学需氧量、氨氮)减排向特征污染物(挥发性有机物、持久性有机物和重金属)减排转变,强化激励约束作用,突出企业主体责任,实现减污增效、绿色发展。

  

  对照“十三五”工业清洁生产任务,确定五大重点行动计划

  

  具体到落实,这位负责人表示,《规划》针对提升绿色设计能力、有毒有害原料替代、生产过程清洁化改造、绿色产品开发推广、创新清洁生产管理服务等任务,确定了五大重点行动计划。

  

  一是实施绿色产品设计示范推进计划。一方面,积极推进绿色设计试点示范,培育一批在绿色发展意识、绿色设计能力、管理制度建设、清洁生产水平、品牌影响等方面具有较高水平的绿色设计示范企业。另一方面,加快制订绿色产品评价标准,开展典型产品绿色设计水平评价试点,发布绿色产品目录。

  

  二是实施重点区域清洁生产水平提升行动。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针对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区域,以削减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粉)尘、挥发性有机物产生量和控制排放量为目标,组织实施重点区域清洁生产水平提升行动计划,促进区域环境大气质量持续改善。

  

  三是实施重点流域清洁生产水平提升行动。落实《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针对长江、黄河、珠江、松花江、淮河、海河、辽河等七大流域,以降低工业废水排放量及化学需氧量、氨氮、总氮、总磷等污染物的排放强度和总量为目标,组织实施重点流域清洁生产水平提升行动计划,促进水环境质量持续改善。

  

  四是实施特征污染物削减计划。以挥发性有机物、持久性有机物、重金属等污染物削减为目标,围绕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组织实施工业特征污染物削减计划。

  

  五是中小企业清洁生产推行计划。提升中小企业清洁生产技术研发应用水平,开展政府购买清洁生产服务试点,构建“互联网+”清洁生产信息化服务平台,组织实施中小企业清洁生产培训计划。继续实施粤港清洁生产伙伴计划,在其他地区推广示范。

  

  针对行业分散等问题,推进资源综合利用高值化、规模化、集约化发展

  

  资源综合利用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十三五”时期,经济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要协调推进,资源综合利用在其中发挥着必不可少的重要作用。由此,《规划》提出“资源利用水平明显提高,单位工业增加值用水量进一步下降,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进一步提高,主要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率稳步上升”的发展目标。

  

  这位负责人指出,虽然“十二五”期间工业领域资源综合利用取得了积极成效,但仍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发展不平衡,受区域经济实力和资源禀赋差异等因素制约,不同地区工业固废产生、堆存及综合利用情况差别较大。二是以往对工业固废的综合利用,单种固废的利用考虑较多,多种固废全产业链协同利用较少。三是从事工业资源综合利用的企业多是中小企业,尚未形成具有较强市场竞争力、跨区域的大型专业化企业集团。四是由于长期以来行业分散、凝聚力不强带来的行业创新平台建设欠缺,技术支撑能力不足,行业总体创新能力急需提高。

  

  为此,这位负责人强调,“十三五”时期,要推进资源综合利用向高值化、规模化、集约化方向发展,建立技术先进、清洁安全、吸纳就业能力强的现代化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新模式,促进工业领域资源综合利用与信息产业、工业服务业、城镇化建设和社会管理服务深度融合,并通过不断扩大产业规模、加强创新、推动区域协同发展、高效安全利用、政策引导等着力点推进工业资源综合利用。

  

  当前,除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我国还有很多三省或两省交界处都是金属矿的重点产区,形成了很多矿冶产业依赖型城市,如湖北大冶-安徽安庆-江西九江交界、河北邯郸-山西长治-河南安阳等市县的交界处,这些地区近些年逐渐成为环境重污染和传统产业下滑最严重的典型地区。因此,这位负责人提出,要以跨省界矿冶工业集中区的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区域协同为撬点,建立若干工业固体废物跨省界协同发展示范区,引导这些地区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深度调整,以此来提高全社会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