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好补齐生态环境短板攻坚战
2016-3-10 8:48:05 阅读次数:289

  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也是确定“十三五”环境保护顶层设计的一年。更重要的是,从2016年起,中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大幕将正式拉开。

  实现中华民族的第一个“一百年”梦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已是咫尺之遥。然而,5年的时间里仍有不少问题亟待解决。

  习近平总书记说,“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态环境质量是关键”。距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越近,补齐生态环境短板的任务就越紧迫,改善环境质量的任务就越艰巨。

  共识:生态环境质量问题成全面小康突出短板

  “目前看来,生态环境质量问题已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突出短板。”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这样阐述生态环境质量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间的关系。

  “一方面,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民对环境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另一方面,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环境污染的程度也在加剧。两方面的叠加,使群众对于目前的环境问题反映比较强烈。”全国政协常委、江苏省政协副主席周健民长期关注土壤问题。周健民坦言,虽然国外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提出了土壤的环境问题,但是当时确实觉得与中国很远,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吃不到干净的食物,能叫小康生活吗?”周健民说。

  和周健民的观点一样,全国政协委员王济光也表示,人民群众对于小康的要求已经从简单的温饱上升到了更高的诉求。“人们对于小康的要求还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发生变化。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与我们期盼的小康生活还有差距。”王济光说。

  作为民营企业家,全国人大代表、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对于“十三五”建成小康社会的表述更加直白:“‘十三五’的发展一定要保护环境,没有蓝天白云,挣再多的钱也没用,也没有意义。”

  四川地处西部,发展诉求高;地处江河源头,环境保护的要求也高。“四川要建成全面小康,必须要坚持绿色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环保厅副厅长钟勤建表示,从国家层面而言,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环境保护;从公众而言,对环保的参与热情也逐渐高涨;从环境形势而言,当前水、气、声、渣都有突出问题,亟须治理。

  目标:让人民群众切身感受到环境质量变化

  改善生态环境质量,补齐环境短板时不我待。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今后五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任务,“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成为其中的重要内容。

  与之前的目标任务相比,“十三五”在主要目标任务中取消了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的目标,强调了环境质量的改善。这种改变,正是坚持问题导向工作思路的体现,意味着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重点是要人民群众能够切身感受到环境质量的变化。

  在全国政协委员、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高吉喜看来,环境短板并不是哪一个环境指标是否达到,而是环境质量与百姓的感受和期望是否还有差距。

  公众强调的是感受,而政府制定的目标则是路径。周健民认为,对于环境质量的总体改善,应该有具体的指标任务。大气优良天数、水质改善情况和土壤健康标准等一系列指标体系如何制定、标准定多高等问题考验着政府科学决策的能力。

  我们欣喜地看到,“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超过80%”首次纳入“十三五”约束性指标,资源环境约束性指标由8项增加到10项。

  高吉喜表示,从约束指标来看,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超过80%,公众对于环境质量的改善应该会有感受。但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对于环境质量的诉求可能发生变化。“一方面,公众的诉求会随着环境质量的改善越来越高,另一方面,不同区域、不同人群对于环境质量的诉求也是不一样的。”高吉喜说。

  完成生态环境的约束性指标,达到人民心中小康的环境标准,也是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环保厅副厅长潘碧灵思考的问题。他表示,约束性指标的制定,为地方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提供了抓手。

  破局:既要坚持预防为主又要加大环保投入力度

  要实现环境质量的全面改善,完成约束性的生态环境指标,考验的是决心,是能力。

  高吉喜认为,要实现环境质量总体改善,完成约束性指标任务,首先是要下大决心,出大力气。生态环保工作要坚持预防为主、治理为辅的工作思路,要抓好“一头一尾”的工作:“头”是主体功能区和生态红线规定等环境预防体系的建立,“尾”就是抓好污染物治理。在大气环境改善方面,要优化产业结构,对大企业进行清洁化改造,对污染重的企业实施搬迁。同时要优化能源结构,提高清洁能源的利用率,加强煤炭的清洁化使用。在城镇化发展过程中,要优化城市群的布局。

  潘碧灵关注的是环保投入和基层能力建设问题。他认为,生态环保投入应不低于GDP的3%,但实际上的数字却还有非常大的差距。潘碧灵表示,监测和监察执法垂直管理的顶层设计已经制定,下一步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要重视基层能力建设和保障。“此外,还要重视法治,要真正执行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严格执法’、‘严格打击’和‘严肃追究’的‘三严’原则。”潘碧灵表示。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会阻碍环境质量改善的质疑,潘碧灵表示,“不管是经济增速还是环境质量的改善,都是硬指标”。两个指标是相互协调统一的。

  经济下行压力大,财政收入放缓,企业转型升级和污染治理的难度虽然会增大,但改善环境质量的理念和决心不能变。“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和‘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潘碧灵说。

  对此,高吉喜认为,经济指标和环境指标是同步发展的。差别则是环境质量的改善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滞后于经济发展。经济下行,随之而来的也是能源消耗和污染排放增长的放缓,污染物排放总量增加的速度也会减慢。从产能和产业结构调整角度来说,生态环保要抓住这个机遇,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质量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