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绿色低碳发展怎么实现?
2020-09-14 15:01:39 阅读次数:335

  我国能源结构以煤炭为主,面临的能源、环境压力大,加快能源转型与变革十分迫切。我国确立了能源绿色低碳发展目标: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达到15%左右。在国际能源变革论坛召开期间,国内外政要、专家学者以及传统能源和新能源产业代表齐聚,就能源转型如何转、加强需求侧管理更好消纳新能源、多面多维多环节链式改革、煤炭如何清洁化等建言献策。本期声音版特摘录部分代表的发言。

发展就一定会高碳吗?

2025年,煤炭和石油的消费量将达到峰值

  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 杜祥琬

  中国的发展不能盲目效仿低碳国家,而要走一条适合自己的能源改革道路。

  一个国家走向发达不一定要通过高碳的发展道路,高碳与发展间的关系并非必然。同时,各国国情与特点不同,譬如丹麦在减少碳排放方面一直在全世界遥遥领先,值得中国学习。但基于中国国情,中国的能源改革如果盲目追随丹麦模式,可能会对经济社会的发展造成不良影响。相较之下,日本等国较为平和的改革方式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目前,中国正尽力在2025年使煤炭和石油的消费量达到峰值,以期为之后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做铺垫。到2050年,中国清洁能源的消耗量将力争达到全部能源消耗量的一半以上。中国当前的核电年发电量仅占供能总量的2.2%,核能在中国的发展空间很大,发展核能也是中国发展清洁能源的理性选择。

摒弃“点式”寻求“链式”

能源变革应解决清洁能源消纳等紧迫问题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能源与电力经济研究咨询中心主任 曾鸣

  势在必行的能源变革应该摒弃“点式改革”的传统思路,寻求能源体制、能源技术到能源生产供应,再到能源消费的多方面、多维度、多环节的“链式改革”,以保障能源变革的整体性、全面性和系统性。此外,变革要有轻有重、有先有后、有缓有急;每个环节都要突出变革的关键点。

  能源变革面临的问题方面,应把清洁能源消纳、燃煤发电定位、能源消费模式视为目前最紧迫的三大问题。

  能源变革的关键点包括:

  体制上,协调好市场和政府“两只手”的作用: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体系,转变政府监管方式(突出监管的高度、广度、深度、效度),深化电力体制改革。

  技术上,主要在能源互联网技术、新能源电力系统技术(包括新能源预测、远距离柔性输送电、主动配电网技术等)、需求响应技术领域取得突破。

  此外,生产和供应体系上,促进清洁能源经济有效消纳,建立多元能源供应体系;消费模式上,转向高效化的用能效率、个性化的用能方式、智能化的用能技术、多元化的用能选择。

煤炭到底怎么用才好?

清洁发展要实现四大转变

  神华集团董事长 张玉卓

  煤炭清洁发展的内涵是煤炭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贯穿煤炭开采、加工、利用、转化、综合循环等全产业链,实现煤炭开发利用生态环境友好、全系统安全有保障、全产业高效、全过程低碳减排的新型煤炭工业发展方式。

  煤炭清洁发展要实现四大转变。具体为,一是由资源驱动向创新驱动型转变;二是由煤炭作为燃料向作为燃料和原料并重方式转变;三是由相对粗放开发向集约绿色、互联智能方式转变;四是由传统高排放利用向近零排放的清洁高效方式转变。

  神华的目标是建设世界一流清洁能源供应商和清洁能源方案提供商。未来神华将进一步加大研发力度,支撑清洁能源产业发展,完善相应自主创新能力神华实施了一系列科技创新项目和示范工程,完善与清洁能源方案提供商相匹配的自主创新能力。

  到2025年,煤炭清洁发展将发生变化:煤炭开发方面,煤炭科学产能占比达90%,生态恢复率达70%;煤炭利用方面,2025年煤电平均供电煤耗降到300gce/kWh,污染物排放绩效在目前基础上降低80%;煤炭转化方面,转化效率在目前基础上提高8个百分点,水耗降低25%。这样,我们就能对煤炭做到清洁利用。

节能依然是主要环节

涉及能源消费总量、环境排放总量、清洁能源发展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 易跃春

  “十三五”期间,节能依然是能源发展的主要环节,战略规划需要将节能(能源需求侧管理)作为平衡能源需求的有效组成部分。以往的能源战略规划主要通过能源强度、碳强度等相对指标进行节能减排约束。“十三五”能源战略规划需要通过能源消费总量、环境排放总量以及清洁能源发展目标来硬化节能减排指标。

  发展可再生能源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通过需求侧管理与响应,提高电力系统接纳可再生能源的能力,能够有效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开发利用。

  加强需求侧管理促进能源转型的路径有以下几个,一是坚持不断提高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二是坚持不断创新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技术水平,三是加强可再生能源产业的体系建设,坚持国内、国际合作相结合。

  有效解决可再生能源消纳问题,一是对需求侧的资源积极分类,挖掘需求侧资源来促进新能源的高效利用。二是根据不同的负荷类型,发挥用户侧的调节作用,以便更好地消纳新能源。

  那么,怎样通过需求侧管理来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消纳水平呢?要通过产业技术创新和管理效益提升来降低可再生能源开发成本,降低整个电力系统的成本,提高电力消费的规模。在政策方面,同样要研究出台有关电价政策进行引导,降低可再生能源成本,提高电力消费规模。

  在终端用能方面,推进可再生能源供热,加强电动车等蓄电池方面的研究和推广应用,推进电能替代。

  在国际合作方面,借鉴国际政策经验,通过技术交流与合作优化成本并促进技术进步,从规划上可以加强经验交流,共同推进各国可再生能源事业的发展。

一年浪费知多少?

平均每年输配电损耗两座三峡电站发电量

  远大集团副总裁 张晓东

  现在,雾霾问题全社会关注,雾霾的形成是传统能源使用效率不高导致的。要解决雾霾问题,首先要提高能源转化和利用效率。

  中国的能效现状之一是平均每年输配电损耗超过2000亿千瓦时,相当于两座三峡电站的发电量;另外,在低效电力生产转换过程中浪费原煤超过10亿吨。

  讲到如何改变,一方面是使用清洁能源,另一方面是提升传统能源或者清洁能源的使用效率。分布式能源就是在需求侧对提升能源效率产生积极效果的能源综合利用形式。

  但是,在目前市场条件下搞分布式能源可以说是件出力不讨好的事。之所以还这么做,源于企业的价值观和社会使命感,就是希望用更节能、更节材、更安全的技术为世界减排,可以说是自我的挑战。

  现在的机遇,一个是电力体制改革,这给分布式能源发展带来一定的希望;另一方面,在天然气价格方面有前景、有希望;更重要的一方面是抑制气候变化产生的倒逼机制,源于中国对于温室气体排放的承诺和对环境污染的治理。还有一个机遇就是能源互联网,分布式能源以及区域型、复合型能源也是对能源互联网的非常好的支撑。

碳减排谁唱主角?

非化石能源应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徐小杰

  在现有政策条件下,看未来化石能源的碳排放趋势,到2020年,可能会出现两个峰值:第一个峰值是能源需求总量的峰值,第二个峰值是对煤炭需求总量的峰值。未来正是在这两个峰值的影响下,来决定整体化石能源的碳排放总量。

  提到碳排放的控制,也要看到非化石能源发挥的应有作用。现在讲的比较多的是,一次能源里的非化石能源占比达到20%,这是一次能源方面的概念,我们要研究在发电量当中非化石能源发电所占的比重,以及在终端消费领域电气化程度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对于终端的低碳清洁化更是意义重大。据测算,“十三五”期间,中国的这两个指标都能够达到32%左右的水平。

  同时,与2014年的数据比较可以发现,在碳减排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是可再生能源的比例能够得到大幅度的提升;第二是核能利用,这两项在中国未来的能源版图中扮演的角色将愈发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