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发展应成经济发展的动力
2020-09-16 8:35:34 阅读次数:311

  我们正恰逢一个绝佳的绿色商机。

  近日,中国政府向联合国提出绿色公约新目标: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等。

  根据有关机构测算,节能环保新能源开发、能源结构调整等领域将有大概41万亿元的投资需求。而明年就是中国的“十三五”开局之年,绿色发展将被摆放在什么位置?企业家们应该怎样把握当前的机遇?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发达国家对环境污染的关注焦点发生了变化,从一般的环境污染到开始关注全球性的环境保护问题。综观现在全球性的绿色发展,包括《京都议定书》以及今年很多国家向联合国提出自己的绿色环保路线,可以说,是气候污染在推动绿色发展。

  绿色发展面临三大转型

  绿色发展面临三大转型:增长转型、能源转型、消费转型。

  增长转型就是不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所有增长是为了人类生活,即全球共同富裕和时间平衡发展,不能危及后代的生存与发展。

  能源转型是清洁化和低碳化,最终构建以非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体系为目标,逐渐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消除能源贫困。

  消费转型是比较难的事情,控制不合理不健康的消费,就是少消费的问题,倡导绿色生活、慢节奏的生活。

  进入21世纪,发达国家加速发展转型,绿色发展成为主旋律。英国人很会讲概念,他们提出一个口号:“谁在绿色转型,特别是能源转型方面走在前面,谁就引领未来”。现在绿色增长正在改变世界,上世纪80年代发达国家能源消费基本持平,美国能源发展也开始走向持平,碳排放在2005年之后也开始下降,特别是奥巴马2009年之后改变了美国很多走势,碳排放实现了零增长。

  1973年出现石油危机的时候,全球大糖果派对2都在研发新能源,虽然是昙花一现,但是那时候的种子都是现在新能源发展的鼻祖,所有的技术都是那时候推出来的,一批好企业都是那时候诞生的。

  技术、机制创新是动力

  现在,技术创新和机制创新是全球增长的动力,美国的能源创新,例如页岩气、页岩油等,过去打不出油的地方能够打出油了,并且价格很便宜,这都将改变世界能源版图。

  再有,就是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我们不要小看特斯拉推出的能源墙,它有可能改变我们现在真正的供电系统,而且一旦成功,它的技术是通吃的。我们在谈“互联网+”的时候,Google、英特尔、苹果在做微型袖珍式核聚变装置,这对世界的改变将是相当大的。

  在不久前,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中,一些说法对我们的发展十分关键:首先是发展理念的转变,过去发展是硬道理,现在是保护优先。其次是主体责任,如果在你执政期间经济发展了、环境改善了,你是有功的;如果你经济发展了、环境没有变差,那你是功过持平的;如果你经济没有发展、环境破坏了,那你是有罪的。

  怎么解决我国经济发展“三高”?

  我国“十三五”到底会怎么样?我们怎么看经济发展?需不需要转型?这是一个大的问题,如果我们不把绿色发展作为拉动经济发展的动力的话,可能是有问题的。

  目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三高”:比较高的融资成本,比较高的基础设施服务费用,比较高的社会管理成本。现在看,“十三五”能否转型的关键在于能否破解金融困局,特别是降低融资成本。其实,发达国家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学习,我国20世纪80年代建设环保设施时,世界银行提供1%~2%的贷款利率,我们才能发展比较便宜的水电。

  当然,我们同时还要改善整个生存与发展的环境,包括我们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改善我们的就业环境,这也是最难完成、最重要的任务。

  对比来看,发达国家是先进企业引导潮流、先进企业制订规则,而我们是向下看齐,这样会扼杀先进企业的创新能力。

  与此同时,西方是企业推动政府出政策修改法律,我们是盼政府出政策,而一旦政府出的东西不是引领未来的,就会带来很多的问题。标准、政策和法律是增长转型、能源转型和消费转型最大的工具,企业能否去主动引导这种潮流和方向?如果你转型了,你就发展了,就可能成为行业翘楚,不转就有各种各样的问题。